康熙朝福建水师提督姚堂身世考_台湾

来源: 发布于 2019-03-03  浏览 次  

姚堂,山东人,福建军籍。二十岁从戎,一生五次晋升、三次入闽;是一位有勇有谋、天资卓异之治军将才。

一、 戍守古北口——闻名于伍

姚堂(?—1723),字尔升,字肯庵,山东省青州府寿光县丰城乡姚屯人。自幼习武,身体强壮。二十岁从戎塞外古北口。古北口,建于明洪武十一年(1378),位于今密云县东北,距京城120公里,为长城两大重要关口:西北居庸关,东北古北口,古来兵家必夺之关隘,向有“京师锁钥”之称。康熙三十五年(1696),康熙帝御驾亲征蒙古噶尔丹,即从古北口发轫。康熙帝一生北巡56次,有41次从古北口出关。

姚堂二十岁戍守古北口,以其膂力过人、精于骑射,闻名于伍。《青州府志》卷四十七记:“姚堂,字尔升,寿光人。有膂力,精骑射。康熙间,独挾策、遊塞外,总兵蔡某一见,奇之,曰:‘此’将门千里驹也!’由石匣把总,历陞福州水师提督。其时台湾初附,堂勤训练、严哨堡、辑兵和民,海洋肃然。雍正元年(1723),以疾卒于官。”(健按:蔡某,指总兵蔡毓荣。石匣,在古北口附近,亦称“石匣营”。明弘治十四年于此筑城,清于此置行宫,设副将驻守)。石匣营,护卫清帝行宫,无异于御林军。姚堂膺此重任,可见康熙帝对姚堂赏识非同一般;自山东老家第一次戍边在古北口,由总兵蔡毓荣提拔任石匣营把总,亦为其从戎以来第一次“破格”提拔;谓其“破格”,盖清制,闽安协副总,辖左右营,营以下依次置游击、守备、千总、把总、外委,姚堂从士卒越级提拔为“把总”,是姚堂第一次荣陞,亦为姚堂仕途发达之起点。

二、闽安协副总——商人德之

有一次,康熙帝北巡,恰姚堂值岗,帝见其气度不凡,即垂问戍守与治军建议,堂对答如流,剀切帝意,以为颇有见识与谋略,又闻其有勇有谋,旋即破格提拔荣陞福州闽安镇水师协副总。时康熙四十五年(1706)(据王晓凌、杨成和主编《福建闽安古镇》所录《台湾府志》)。可算是姚堂仕途第二次荣陞。

《福建通志》记:“闽安镇,距省城八十里。镇有两口:一东出双龟门外,绕壶江、五虎;一南琅岐门外,绕厅石、梅花,为江海之锁匙,会城之门户。明洪武二年置司,顺治十五年筑城置战船。康熙二十七年改设协副将驻守,雍正六年设旗营水师旗员驻防。”据《泉州府志》记载:姚堂“历官闽安副将,北茭汛为盘验商舶之地,水中巨石多坏舟;详请,移于汛外,商人德之。”以其谋略、绩效,陞处州总兵。

三、处州总兵——有古大臣风

清乾隆元年(1736)《浙江通志》卷一百一十二“职官”:“姚堂,康熙四十九年(1710)处州总兵官。”光绪三年(1877)潘绍诒修《处州府志》记载:“总兵,康熙四十九年设。”“姚堂,福建临江人,四十九年任。”(健按:康熙四十九年,姚堂自福州闽安镇水师协副将陞浙江处州总兵。处州府志误将“闽江”刻作“临江”,临江在江西。)民国《平阳县志》卷二十七“职官”记:“姚堂,字肯安,广东人,康熙四十八年任平阳总兵,官正己率,崇文辑武,有古大臣风。旋调处州,士民越境送之,岁时通讯不绝。”(健按:任平阳总兵,《浙江通志》《处州府志》未见。平阳县志记载“肯安”系“肯庵”、“广东人”系“山东人”之误。)

《平阳县志》评价不低。在浙江平阳或处州任总兵,则是姚堂第三次荣陞。

四、台湾总兵官——礼士爱民

以其功卓著,康熙五十一年(1712)“冬十月十七,调浙江处州总兵官姚堂为福建台湾总兵官,台湾总兵官崔相国为处州总兵官。”(康熙《圣祖仁皇帝实录》)。这是姚堂与崔相国平级对调,似是“三年一轮值”。

道光九年(1829)、民国二十七年《福建通志》“水师提督、总兵官”记作:“台湾挂印总兵官”。乾隆七年刊本刘良璧纂辑《重修福建台湾府志》卷十四“台湾总镇”记:“姚堂,山东人,福建籍。康熙五十一年任;礼士爱民,雅歌投壶,有古儒将风;严部伍,时简阅,兵始知法。秩满,陞广东提督。”

王晓凌、杨成和主编之《福建闽安古镇》转录尤为详细:康熙五十一年,姚堂任台湾镇总兵官,时在台“班兵骄悍”,姚堂“至则宽严并济,恩威并行,使兵归于伍,民安于市”“辕门听吏于前官,任内有侵占孤寡郑氏田地、讹骗银两,得其实情后,追其银两而定其界”“有陈兴者,掠贩妇女,以奸棍之例而重创之;为被贩之妇女恐其为有妇之夫,询问原籍,不致失身”“严防隘门,不使营哨夹带,普施仁政,而惩奖分明”(摘录自《福建闽安古镇》中国文联出版社2015年3月第二版第227页。)

戍台六年,是姚堂任职时间最长、功绩最卓著之六年:兵归于伍,民安于市,兵民相安,一时奸宄屏迹,社会祥和,海疆安谧。至康熙五十七年(1718),复以功荣陞提督。

五 、 广东提督——速行赴任

康熙五十七年(1718)离台,民割镫挽留,相送至码头。但仅过二年,台湾反清势力抬头,社会动荡。尤其康熙六十年(1721)五月二十一日朱一贵叛,清廷急着福建水师提督施世骠、总兵蓝廷珍疾驰合围镇压。而时姚堂已履职广东提督三年矣。施世骠、蓝廷珍7月15日会师台湾府,平定叛乱。10月3日暴雨,施世骠终夜露立、巡检,遂病,卒于军中,年五十四岁。康熙帝谕“予:故福建水师提督施世骠祭葬,谥‘勇果’,赠太子少保。”(据《清圣祖仁皇帝实录》)又据清《圣祖仁皇帝实录》卷二百九十五记载:康熙六十年“十月二十五日(壬午),谕大学士等:福建水师提督施世骠病故,此缺甚紧要,着广东提督姚堂调补,速行赴任。广东提督事务,着广州副都统冯毅署理。”

从处州总兵晋升广东水师提督,是姚堂第四次荣陞。

六 、 福建提督——此缺甚紧要

康熙帝以“此缺甚紧要”命姚堂“速行赴任”!可见康熙帝对姚堂之信任,将“此缺甚紧要”委任予姚堂。《文渊阁四库全书·福建通志》郝玉麟修乾隆二年(1737)刊本记:“姚堂,山东人,康熙六十年任。”

从广东移福建,驻厦门,甫一年,康熙帝崩,雍正继立。按清制,鼎鼐重臣晋京拜觐新帝。据《泉州府志》记载:“陞广东提督,移福建水师,入觐,归,道卒。”姚堂依例朝觐,不幸归卒于道。据《大清世宗宪皇帝实录》卷十二记载:“冬十月二十二日戊辰,予:故福建水师提督姚堂祭葬,赠署都督同知。”规格不低,再赠一级“都督同知”,殊荣。固然死赠,未必不可算作第五次荣陞吧!时为雍正元年(1723)。

姚堂英年谢世,惜哉!因山东、福建三级志书,均查不到姚堂生年;今人著作如杨成和《闽安镇志》、刘琳《戍台名将列传》等,悉作“姚堂(?-1723)”。欲考其年寿,惟以推算:

弱冠从戎,即20岁赴古北口戍守,约25岁擢拔“把总”;依清制“三年一轮换”,于康熙四十五年荣陞福州闽安镇“协副总”,时年28岁;康熙四十九年陞处州总兵,时年32岁;康熙五十一年调台湾镇总兵,时35岁,在台六年,康熙五十七年荣陞广东水师提督,时年41岁;康熙六十年移福建水师提督,44岁。康熙六十一年崩,雍正元年姚堂卒,年46岁。

另一种算法:25岁提拔把总,时康熙四十二年(1703),约三年后,即时康熙四十五年(1706)擢任闽安镇协副总,至雍正元年(1723)去世,远离长城古北口南下计20年;若25岁擢把总,至卒,寿45岁,与上推算相近。推算其年寿,前提是何年擢拔石匣营把总。这种推算,虽未必准确,但上下误差,大约在二、三岁。因可肯定:姚堂,军籍福建,卒年已越不惑;眷属随军,有子荫入“监”(国子监),后袭爵为官。

据乾隆二十七年(1762)、光绪五年(1879)补刊《龙溪县志》“封典”记载:

“姚以学 以曾孙堂贵 赠荣禄大夫

姚 禄 以子堂贵 赠荣禄大夫

姚植荣 以孙堂贵 赠荣禄大夫

姚弘瑨 堂子 光禄寺署正

姚文钟 堂孙 治中。”

七、存疑待解——峰回路转

姚堂三次间隔入闽:康熙45年(驻闽安镇4年)、康熙51年(驻台湾6年)、康熙60年(驻厦门2年),计12年。除《泉州府志》列于“名宦”,《福建省志》《福州府志》《台湾府志》《厦门志》《漳州府志》《龙溪县志》均简单注释,未见立传,故致今日我等研究姚堂其人、其官、其世系,疑难重重。

1,雍正元年姚堂卒于道。卒于何处?葬于何处?墓志铭存否?

2,《福建通志》“国朝武功·漳州府”记:“姚堂,山东人,入籍龙溪,福建陆路提督。”(健按:谓“陆路提督”误,应是“水师提督”。)“入籍龙溪”,此“籍”,是“民籍”,抑或“军籍”?若是“军籍”,因清袭明制,军籍有军田。其时姚堂初官福建水师提督,驻厦门港或龙溪石码镇,军田划于龙溪,因有“入籍龙溪”之说。若是“民籍”,则姚堂本人“求田问舍”于龙溪?是在自广东移福建之时?抑或其子(或庶子)购田产于紫泥?其故宅今安在?其後人今几何?(清季高官旧事、文物,不难寻觅,盖去今不远。施琅故宅在今泉州农校旁,其後裔施纯周、施纯源,一在粮库工作,一在省教育出版社任美编,皆恩健朋友。其故宅,恩健1974年“社教”时曾几度作客。姚堂年龄,略小于施琅子施世骠,若故宅筑于龙溪,则今其子孙绵绵,枝叶茂盛,故宅应犹在,至少宅基尚存,若施氏然。亟待辨明。)

3,《泉州府志》卷三十一“名宦”记:“姚堂,字尔升,由龙溪移居晋江。弱冠从戎塞外,历官闽安副将,北茭汛为盘验商舶之地,水中巨石多坏舟;详请移于汛外,商人德之。陞处州总兵,移镇台湾,绥番蛮、戢骑兵、禁汛口需索。陞广东提督,移福建水师,入觐,归,道卒。予祭葬,子入监。”此谓姚堂“由龙溪移居晋江”,料非空穴来风,尚待稽考。

4,《漳州姓氏》“姚氏·人物”一节,似未见介绍姚堂,何也?莫非以为姚堂已然“由龙溪移居晋江”?(健按:因手机更换,图片丢失,容再核《漳州姓氏》)

5,《龙溪县志》“封典”列“姚弘瑨,堂子”“姚文钟,堂孙”,然则其後人姚弘瑨、姚文钟居住何处?故宅何在?人丁几何?分支何处?不至于为“莆田蔗”误接“紫泥藕”而埋没这位“山东大汉”“提督军门”“军功卓著”之荣光世泽吧?

福州琴亭姚恩健 2019年1月31日星期四

戊戌十二月廿五日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