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菌菇撑起古田县百亿大产业;福建生鲜电商企业搭快车先行;农产品电商标准体系怎么建?

来源: 发布于 2018-08-04  浏览 次  

福建生鲜电商企业搭新零售快车先行

新零售时代生鲜电商再次火了,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福建不少本土生鲜电商已开始悄然布局:传统商超永辉加速向线上渗透,福州朴朴快送超市加大推广力度,三明一家叫“闪购”的生鲜电商在山区扎根......

新零售时代 生鲜电商打响市场争夺战

经常网购的在手机上下载了多款生鲜电商的APP。她说,现在购物方式越来越多元化,配送速度很快,菜品也很精致。

福建农林大学教授、福建省东南商务管理研究院院长许安心表示,新零售的发展让消费者有更多的选择,能享受更优质更具针对性的服务,比如高效便捷的配送服务。

在新零售时代下,生鲜电商再度成为行业关注的热点。在电商之路上一波三折的永辉超市,依托永辉生活便利店,构建全新的消费场景,开始发力线上。去年底腾讯再度入股永辉超市旗下的永辉云创,被认为是看好永辉生活的渠道价值,亦助力永辉生活向线上渗透。

2016年上线的福州朴朴快送超市,主打生鲜配送,今年开始大力对外推广,投放了大量的户外广告。朴朴声称绝大部分订单都能在30分钟左右送达,高峰期或雨天等特殊情况配送时间可能会延长。去年,三明不少小区门口都出现了一个保鲜柜,这是当地一家叫“闪购”的生鲜电商建的自提柜。

目前永辉生活已经在福州、上海、南京、重庆等地开了239家门店,2018 年永辉生活门店将超过 1000 家。未来永辉生活将以一公里一家店的密度分布。

朴朴配送范围在配送站点半径2公里左右,主要集中在福州的仓山、台江主城区,晋安和鼓楼大部分区域。已获得多次融资的朴朴声称,2018年将开拓省内其他核心城市业务,并于2019年向全国全面扩张。

“闪购”的保鲜柜已经覆盖了三明十多个小区,准备在三明市区各小区设300个保鲜柜,可同时为2万户家庭及用户提供每日单次服务,未来则计划布设700个保鲜柜,覆盖三明两区、沙县、永安大部分小区。

“生鲜是刚需,生鲜电商要比传统实体店利润空间大,过去生鲜电商没做起来,可能是模式不行,而非生鲜不能做电商。”福建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林翊表示,包含生鲜在内的快消品电商是“新天地”,只要有利润总会有人去抢占。

线上线下融合 赛跑“最后一公里”

“最后一公里”的布局成了各类生鲜电商角力场。在福建本土的生鲜电商中,永辉生活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把布局在城市的高密度门店作为线上和线下的结点,除了商品销售和消费体验,还有线上引流、“最后一公里”物流节点等功能。

“我们结合永辉生活APP、微信公众号、小程序等线上平台,最快可以30分钟配送到家,满足用户新鲜、便利、全渠道的需求。”林信蕙说,永辉生活实现了线上线下融合的科技零售体验。

作为福州生鲜电商的后起之秀,朴朴受到不少消费者的关注。朴朴通过仓储配送模式,以保障“最后一公里”的商品配送。工作人员表示,用户在手机上下单后,骑手直接从仓库取货,配送至用户家中。

三明“闪购”使用“无人交付”模式,在小区门口自建保鲜柜,让用户根据自己的时间提货,以缩短生鲜商品的交付时间。

“闪购”董事长何金彪有多年的电商运营经验,他发现,过去由于缺少终端的冷藏设备,给生鲜电商发展带来瓶颈,自建保鲜柜可以解决送货上门无人接收的问题。“闪购”保鲜柜通过冷媒技术降温,据称柜内温度可控制在5~8摄氏度,以满足生鲜保鲜的要求。

“闪购”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隔日配送,按照订单进货,它的优势在于免收配送费。“隔日配送是为了能给用户提供当天最新鲜的食物,实现零库存。”何金彪说。

林翊认为,未来零售的发展趋势,就是线上线下融合,利用互联网的手段去服务好顾客,这是技术发展的时代要求。

在打通“最后一公里”后,如何解决消费者的“痛点”,仍是各大生鲜电商面临的问题。消费者张彤认为,生鲜电商给自己带来的最大便利在于节约了时间成本,同时会选择品质良好的平台购买,其次再考虑配送、价格等因素,“要是产品品质不好,可能会直接卸载APP”。

“购买生鲜不需要购物环境的体验,最好是能送上门,少花时间,又不增加成本,品质好,这是消费者的‘痛点’。”林翊说。

专家圆桌:要做好 还得“抚平”消费者“痛点”

福师大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林翊:保障品质服务兜底

林翊表示,做生鲜电商要比线下的实体店要求更加严格,做不好负面效应会在互联网上传播。他认为,要减少供应链环节,降低损耗率,有更大的利润空间。生鲜是非标准化的商品,因此对品质要求会更高,要有标准化的品控流程和完善的售后服务,打消消费者网购生鲜的顾虑,“朴朴配送员离开时会要求用户清点商品,还会帮用户扔垃圾,这都是服务的体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后、泉州师范学院创新创业学院副院长陈火全:提高时效性 依托政府引导

陈火全表示,永辉生活是以轻装上阵的方式向新零售转型,其实效性非常明显。对于朴朴和“闪购”的模式,陈火全表示“也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如何避免走重资产和烧钱的老路,目前看不出其有革命性的创新做法,还需要经过时间检验。

陈火全建议生鲜电商严控自建仓投入,多采用公共仓,同时提高市场渗透率,降低获客成本。他表示,由于食材供应、供应链配送以及新鲜度的需要,生鲜电商的地域性优势明显,纵观存活率高的生鲜电商企业,都是对一个城市精耕细作,同城稳步推进。

“生鲜电商需要提高原产地自采和直采率,减少中间环节,提高时效性。”陈火全表示,生鲜电商的客群是上班族,在公司订好,到家等生鲜品下锅,配送并发率特别高;同时要实行商品全程可视溯源,提高消费者信任度。

陈火全还指出,政府应加强生鲜电商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尤其是政府相关部门要加强引导,强化地级市生鲜公共服务平台软硬件的规划与建设立法,真正降低生鲜电商运营企业的重资产投入。(选录冻品攻略,文章转载自UCN,原文作者:Neil Ramsden,翻译:胡路怡,本处有删节。)

农产品电商标准体系怎么建?

农产品电商是促进农业发展、农村繁荣、农民增收的重要途径。通过标准化手段可以规范农产品电商行为,引领农产品电商健康可持续发展。

近日,国家质检总局、工信部、农业部、商务部、林业局、邮政局、供销合作总社等七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农产品电商标准体系建设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了到2020年在农产品电商标准化工作机制、体系建设、标准实施等方面的发展目标,明确了三个方面的重点任务:

一是建立农产品电商标准体系,重点围绕农产品质量分级、采后处理、包装配送等内容,提出农产品电商标准体系框架;

二是加强农产品电商标准制修订,主要是围绕农产品质量提升和发展需要,根据农产品电商标准体系表,部署和安排标准制修订工作,按照需求在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团体标准和企业标准几个层级全方位开展标准制修订工作;

三是推动农产品电商标准的实施推广,主要通过加大农产品电商标准宣贯培训力度,加强农产品电商标准服务,开展农产品电商标准化试点示范,总结推广示范成功经验,强化农产品电商标准的推广应用。(来源:中国质检)

一朵菌菇,撑起百亿大产业

春暖花开时节,驱车穿行于“中国食用菌之都”古田县城乡,沿路可见一排排整齐的保温隔热大棚或简易菇棚,呈现出食用菌种植的勃勃生机。

食用菌是古田县的一项富民主导产业。全县70%的劳动力涉足食用菌行业,全县70%的农业总产值和农户70%的现金收入,均来自食用菌产业。到2017年,古田县开发生产的食用菌品种达37个,每年产业链产值超过100亿元,其中银耳产量占据全球90%的市场。

乡村振兴,首要的是产业兴旺。连日来,记者走访古田的多个乡镇、乡间菇棚,探寻食用菌产业兴旺的背后动因。

县域工厂化,产业形成规模

在吉巷乡坂中村的银耳菇房里,记者见到一排排银耳如白牡丹般盛开。“现在种银耳简单多了,从银耳的配订辅料、加工菌棒、运送、接种,到成品烘干甚至销售,各个环节都有专业工厂或团队代劳,通过电话或微信‘遥控’就可以轻松完成。”种了10多年银耳的村民高己煌说。

高己煌家的菌棒就是从该乡渭洋村的万邦食用菌有限公司购买的。万邦公司毗邻渭洋食用菌标准房基地,装备食用菌行业最先进的自动晾菇系统,为周边村庄提供年炊菌7200万筒。“如今,像万邦这种菌棒厂,几乎每个乡镇都有一个。”今年,高己煌种植了10多个菇棚,将产出10多万棒银耳。今年第一季的采收进入尾声,预计收入达10万元以上。

古田食用菌产业管理局局长余新敏表示,如今,从银耳菌棒生产到接菌、扩口、采菇等各个阶段,都有专业人员,全县从事食用菌的人员有30多万。全县食用菌产业链已形成,每个环节都形成子产业,分工越细、专业化程度越高,效益也就越好。

近年来,古田加大工厂化栽培,积极推行“公司+合作社+农户”经营模式,培育健全食用菌上下游产业链,形成千家万户参与、分工合作、县域工厂化的食用菌产业发展模式。县有关负责人表示,全县犹如一个食用菌大工厂,而千家万户里的菇棚是食用菌大工厂里的“迷你”种植车间,它们撑起了古田食用菌产业藏富于民、推动乡村振兴的一块块“拼图”。

创新有动力,产业不断升级

走进大大小小的菇棚,只见一条条装有菌种的袋子整齐地码放在架子上,银耳、香菇、猴头菇等食用菌从袋洞上长出。这样的“袋栽”技术其实最早缘于“袋栽银耳”,后逐渐向多种其他食用菌推广开来。

“袋栽银耳”的发明人正是古田人戴维浩。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戴维浩曾将塑料袋子卧放模拟椴木,而栽养料(基)模仿瓶栽的袋装银耳技术。经多次试验,后来袋栽银耳技术成功问世了。就这样,这位古田乡土人才相继成功开发了10多个食用菌新品种。

正是靠这样的乡土人才持续创新,推动了古田食用菌崛起壮大。目前,古田有民营科研所26家,食用菌菌种、生产高技能人才400多人。

对种植户而言,菌种质量的好坏会直接影响到银耳的收成。为破解“种菇容易种好难”的困局,2013年,古田县与福建农林大学合作共建福建农林大学(古田)菌业研究院,着力解决食用菌产业转型中的技术难题。

在银耳种植中,因为培养基棉籽壳的质量不一,容易导致菌包透气性差,从而影响出菇。对此,菌业研究院在古田大野山银耳有限公司和建宏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进行银耳高产栽培技术创新试验。

“在进行工艺改良后,我们厂单袋银耳产量由原来的90克提升到120克,而且质量也明显提升。”大野山公司总经理江剑峰欣喜地说。据测算,若按古田年生产银耳菌袋3.86亿个的话,这一栽培方案推广后,预计可增加银耳经济效益达3.7亿元,利润提升50%。

福建农林大学教授、“6·18”虚拟研究院(古田)食用菌分院院长胡开辉说,研究院通过与福建农林大学等高校以及当地多家龙头企业合作,开展品种创新与自动化生产技术攻关,成果已辐射全国多家企业,主要推广海鲜菇、银耳、杏鲍菇、香菇、灵芝等9个当地主栽品种。

为推动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古田每年斥资1000万元以上用于扶持龙头企业发展、做大产品流通市场、鼓励工厂化生产、鼓励“五新”技术研发应用等9个方面建设,推动食用菌产业转型升级。

目前,省财政已支持古田1000万元建设省级现代食用菌产业园,包括建设菌种研发中心、银耳菌棒供应中心等,并积极筹划建设国家级食用菌产业示范区。今年,投资350多万元加快建设食用菌加工技术研究中心,有望建成食用菌多糖提取中试生产线一条和固体饮料中试生产线一条。目前,已开发银耳黄酒、银耳曲奇、冻干银耳茶等系列产品,建成银耳观光车间、文化展示馆,建设桃溪小镇——蘑菇部落,吸引游客。

金融来支持,产业后劲十足

过去,每到生产旺季,缺乏资金的种植户往往愁眉不展。产业发展,离不开金融的支持。

2015年,古田县委、县政府成立了民富中心和民富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开展农村金融创新工作试点。县农丰食用菌合作社与县农村信用社达成合作,由农丰合作社向县农信社注入3000万元作为贷款风险保证金。在农丰合作社的担保下,社员即可获得农信社贷款,农户只需要把农业生产资料如菇棚、农机等,作为反担保物抵押给合作社即可。

吉巷乡前垅村村民戴庆荣从事生产菌包、烘干、收购食用菌生意,在村里投资数百万元兴建菌包厂。但因菇棚等设施无法抵押,在资金周转紧张时他只能四处找亲戚担保贷款。后来,他把自己承包土地的经营权连同菌包厂(地上附着物)抵押给农丰合作社,由农丰合作社担保,顺利地从古田农信社贷款30万元,解了燃眉之急。

人行古田县支行行长朱能杰说,为破解贷款难,县政府已建立1400万元的风险补偿金,鼓励金融创新,通过创新“合作社担保+农户资产反担保”模式,将农民无法确权的资产如民房、菇棚等抵押给合作社,再由合作社为农户提供贷款担保。“现在,有了合作社的介入,给种植户提供担保,不仅便于农户贷款,还能灵活地帮助种植户流转担保物,如宅基地、土地承包经营权或农机、菇棚等。”农丰食用菌合作社理事长谢安济说。

截至2017年11月,古田县各银行已为8家合作社开展信贷支持业务,累计为1569名合作社社员提供信贷资金3.0231亿元。同时,发放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贷款608笔、2.0542亿元,已发放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964笔、3.1153亿元。

在凤埔乡,由福全村72名村民以土地入股和资金入股等方式合作设立的福泉鑫食用菌合作社,其中18名土地所有者将土地流转金作为入股资金。“年终时,社员不仅可拿到分红,还能有工资薪金。”合作社负责人程泳春表示。

线上+线下,菌菇香飘四方

古田是食用菌生产大县,也是全国最大的食用菌集散地。早在15年前,古田就建起全国最大的食用菌专业批发市场,市场交易品种达30多种,年交易量近万吨(干品),交易额5亿元以上。

更何况,古田县有一支3万余人的在外营销队伍走南闯北,将食用菌产品销到全国各地,甚至外销到东南亚、欧洲、美洲等。朱乃真便是这庞大营销团队中的一员。20多年前,朱乃真在走南闯北销售中,发现经营食用菌鲜品是个空档。于是,他便回家乡投入10多万元建起一个30多平方米的冷库,经营食用菌鲜品,两天发三车货,生意红火得很。

“正是依靠3万营销大军,古田菌菇源源不断地输往全国各地。”余新敏说,线下热卖,线上也发力,并以全新的方式推动食用菌产业大发展。

福建珍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许向妙告诉记者,他们研发的一款冲泡60秒即食的冻干银耳羹2016年走俏天猫年货节,当天斩获销售额150万元,并被评为2017“福建好礼”百家旅游产品。

朱能杰表示,古田县已建立农产品网上销售平台“民富商城”,推出区域公共品牌“十方田”,扩大古田特产的知名度,并将深化与淘宝等电商企业对接,让菌菇畅销四方。现在。古田县已优选32家企业、合作社300多种产品进驻民富商城。(来源:3月28日福建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