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身负重伤怎么还能走完长征路?有人很特别很关键的原因

来源: 发布于 2018-10-06  浏览 次  

何廷一,福建长汀人,是一位战功卓著的开国少将。在长征途中,他曾身负重伤,在一无麻醉药二无手术刀的情况下,他忍着剧痛做完了手术。路都没法走了,他却坚持“爬”完了长征路。这当然与他坚强的意志密不可分,在他自己看来,这里面还有一个很特别很关键的原因,那就是革命战友的帮助。

1935年1月至11月,何廷一在红一军团司令部(当时叫军团部)教育科工作。

在抢夺大渡河泸定桥前的一次战斗中,何廷一的左腿被敌人的子弹打中了。开始何廷一觉得腿肚子发胀,回头一看,裹腿都被打烂了。何廷一走了几步,右脚抬不起来了,随后就摔倒在路旁。

军团医务处的卫生员看何廷一倒在地上,赶忙跑了过来。他解开何廷一的裹腿,大吃一惊,唉呀一声说:“子弹头还没有出来呢!”打过仗的人都知道,子弹头还在肉里面,如果不及时取出,它会在肉里流动的,就不好找了。

卫生员十分着急,举起剪刀对何廷一说:“现在没有手术刀,只好用这个,你怕不怕疼?”

何廷一知道怕疼也不行,只好硬着头皮回答:“不怕!你放心大胆地取吧。”

卫生员从挂包里取出碘酒和酒精,用棉花棒蘸了蘸,先在何廷一的伤口处擦了一遍,随后又换了根棉花棒把剪刀和镊子擦了一遍,一算是消了毒。

紧接着他用剪刀在子弹鼓出的部位剪开了一公分多的口子,用镊子夹出了子弹头,鲜血流了何廷一一脚。卫生员擦去血迹,用纱布简单包扎了一下,手术就算完成了。

何廷一的腿肚子被打了一个洞,又在“五寸”部位上被剪了一个口子,真是伤上加伤,再也不能徒步行军子,何廷一忍着痛骑上机要科驮秘本的骡子,跟着部队走了20多里,到山脚下的一个村子里宿了营。

第二天早晨,机关和直属连队继续行军。因人员住得很分散,队伍走得急,很久没有人来过问何廷一。等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有人来,何廷一就咬着牙慢慢爬出房子,最后爬到一个台阶上,眼巴巴地望着一队队的人马走远了。

何廷一百感交集,思绪万千,想起了家乡生何廷一养何廷一的严父慈母,想起了并肩战斗过的战友,想起了紧张的行军和激烈的作战……何廷一象一只失群的孤雁,一股从未有过的凄凉孤独之感情不自禁地笼罩了何廷一的心头。

正在寂寞空守之时,教育科科长陈奇涵(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骑着枣红马走过来了。见科长来了,何廷一高兴得差点哭了出来。

陈奇涵翻身下马,用很浓重的江西兴国口音责问何廷一:“你怎么还在这里?”

何廷一红着脸回答说:“负伤走不了啦!”

他弄清了情况,马上慈祥地安慰何廷一说:“不要难过,骑我的马走吧。”随后伸手把马缰绳递了过来。

何廷一的手直发抖,没有接缰绳,却背到了背后,心里想:“科长是快四十的人了,担负收容任务,跑前跑后,没有马怎么能行呢?”

何廷一十分感激地说:“科长,你骑着走吧,别管我。”

“何廷一怎么能丢下你不管?”陈奇涵以命令的口吻接着说,“快上马,追上队伍!”

恭敬不如从命,何廷一只好骑上陈科长的马,可这一路他都觉得很不好意思。

到了泸定桥头,马夫要何廷一下马,泸定桥刚被红军夺过来,桥板还没完全铺好。桥板太稀,骑马过桥有危险,于是何廷一下了马。马夫在前面牵着马过桥,何廷一跟在后面往前爬。

大渡河上的泸定桥,是一座由十三根碗口粗的铁索架起来的,九根为桥面,四根作扶手。桥身高悬于水面十多米。由于许多人马同时过桥,铁索不停地摇摆抖动。过这样的桥,真是难于上青天啊!

走了十几步,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枣红马的前蹄掉进了桥缝里,马夫和何廷一都焦急万分。这是科长的马啊,如果掉到河里,何廷一怎么向科长交待呢!

马夫赶紧用肩膀扛着马脖子往上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累得满头大汗,终于把马的前蹄从桥缝里拽了出来。何廷一和马夫都喘了一口粗气。

接下来,马似乎也接受了教训,小心翼翼地踏着桥板一步一步试探着行进。

何廷一跟在后面更全神贯注了,四肢并用往前爬,累得汗流侠背。百米长的桥,足足爬了十多分钟。爬到桥头一看,两个膝盖都磨破了,双手也扎进了许多木刺。

爬过铁索桥,战胜了困难,真使何廷一心花怒放。过泸定桥后,部队休息了两三天。何廷一的伤口好了一点,但还不能走路。

他不禁胡思乱想起来:“部队要迅速前进,就得甩掉一些包袱,,伤病员也许会被寄留在群众家里。如果何廷一被寄留,那就意味着离开战友,离开部队,离开长征!不能走完长征路,那将成为终生的憾事。”

何廷一心急如焚,默默地叨念着:“不!不能寄留,我要跟部队走,我要鼓足勇气向首长请求,要求领导把我带走!”

何廷一撑起身子刚要去找首长,陈奇涵科长从军团首长那里回来了。何廷一正要把满腔的心事一口气讲出来,科长却先开口了,他说:“你负伤的事,我向军团三位首长报告了,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要把你带走。左权参谋长已经给二师打电话调一匹骡子驮你。”

何廷一听后鼻尖一酸,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接二连三地说:“感谢科长,感谢左权参谋长,我一定要加倍努力工作,以实际行动报答首长的关怀。”

由泸定桥出发,何廷一骑着骡子跟军团部行军,一路兴高采烈,斗志昂扬。

没想到,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一天早上,刚起床准备行军,马夫跑来着急地对何廷一说:“不好了,骡子爬蛋啦!”这个消息如青天霹雳把何廷一打懵了,何廷一急得不知说什么好。

当时陈奇涵正好在场,他见何廷一发愣,走过来轻声地安慰何廷一说:“不要着急,天无绝人之路,还是骑我的马走,决不会把你丢下的!”就这样,何廷一又一次骑上了科长的枣红马。

走着走着,来到了一座大山脚下,就要翻山了。何廷一不忍心让科长徒步翻山,就下马双手把马缰恭恭敬敬地送到科长跟前。陈奇涵说什么也不接马缰绳,再三要何廷一上马。何廷一把马缰绳硬塞到他手里,坐在路旁不动。一会儿,马夫牵着一瘸一拐的骡子过来了。何廷一叫马夫停住,把何廷一扶上了骡子,何廷一骑上骡子就走。

陈奇涵见骡子还能驮人,就风趣地说:“这回好了,你骑你的骡子,我骑我的马,咱俩谁也用不着徒步翻山啦!”

走了几步,骡子腿上的筋血活动了,也就不那么瘸了。当天晚上宿营在花林坪。夜深了,何廷一久久不能入睡,躺在门板上翻来复去地想:“要不是科长的关怀,这回非把何廷一寄留在群众家里不可。”

直到很多年后,何廷一仍然对曾在长征中多次给予他帮助的陈奇涵科长深怀感激。

系统为你自动推荐:抖音回应用户摔成重伤 轻重伤鉴定 重伤鉴定标准 被大熊猫咬成重伤 直升机转运重伤员 上海静安寺大钟坠落一人被砸受重伤后送医 大连重伤学生离世 重伤标准